抖音走进音乐产业「深水区」,原创音乐的春天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 内蒙古时空小编

2020-08-01 15:59

没有多少人会怀疑中国短视频行业的发达,就像没有多少人会怀疑中国音乐产业的滞后。曾有音乐人负气地抱怨中国没有原创音乐的土壤,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个事实,如果论全球影响力,确实比较少有中国音乐作品的身影。

但有意思的是,近年来在短视频平台上,国内原创歌曲却出现了大爆发,无论是早期的《答案》,还是后来的《少年》,音乐通过短视频的能量而放大。关于中国音乐的未来,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结果似乎浮出水面,推动中国音乐行业转型升级的,或许会是短视频。今年6月22日,抖音正式推出了子品牌抖音音乐,并同时启动“2020抖音看见音乐计划”及“抖音音乐人亿元补贴计划”。抖音音乐负责人曹桢表示,抖音音乐将从收入和流量两个维度为音乐人提供支持,鼓励更多音乐人坚持音乐梦想,帮助更多音乐及音乐人被看见。抖音音乐的一系列动作,或许将是音乐产业转型升级的另一个开始。

音乐行业转型升级的“深水区”

尽管音乐产业的变革势在必行,但却长期陷入了一场胶着战中。不同于短视频的“横空出世”,音乐产业的升级迭代需要冲破传统唱片工业形成的固有利益格局,实现一次符合当下时代背景的利益再分配,这显然并非易事。总体来看,音乐行业经历了两次“变天”,一次有关数字化,一次有关新场景。在数十年前的传统时代,音乐产品通过“唱片公司+乐评媒体”的方式进行渠道分发,乐评人话语权较大、媒体的评分推荐能够直接影响唱片销量,而实体唱片的终端销售则依赖于线下门店的打通。但在互联网所带来的数字化浪潮下,实体唱片、磁带连同随身听、CD机逐渐退出大众消费舞台,用户可以更便捷地享受数字音乐,音乐行业也因此成为虚拟经济的代表。音乐播放器、线上音乐平台成为最重要的唱片渠道分发入口,普通用户也可以在海量音乐中“用脚投票”,获得更多的选择权及个体影响力,专业乐评媒体的地位也随之下降。数字化在分发体系变革的同时,释放了音乐产业的供需能量,改变了用户消费结构,克里斯安德森曾通过对数字音乐行业的洞察总结出“长尾理论”,并用于描述互联网经济模式。与此同时,随着短视频成为主流内容消费形式,无形中为音乐作品提供了新的用户场景。抖音成立之初便是主打音乐短视频社区,如今更是拥有了强大的流行音乐造血能力。不难发现,抖音已经成为流行音乐的发源地之一,并影响了各大音乐平台的相关榜单排名。以短视频为代表的新场景,同时塑造了大众用户的音乐审美偏好,相比于音乐平台而言,短视频对音乐行业未来的影响更加深远。由此也不难理解抖音音乐此次推出“亿元补贴”+“百亿流量扶持”(看见音乐计划)的背后动机,通过短视频端可以更直接地实现新用户场景下的音乐产业全方位变革,实现用户、平台、音乐人的三方共赢。曹桢表示,通过深耕音乐赛道,抖音音乐未来希望成为全网最大的音乐创作者平台。

为什么原创音乐人这么难?

互联网数字化在无形之中将各大音乐平台们推向了版权大战,相互争夺头部歌手的分发大权,但本质上却并未解决音乐产业上游创作的数字化难题,例如唱片制作周期依旧较长,无法快速匹配多变的用户需求,再例如唱片公司主导下的头部音乐供应量充足,但民间原创的长尾音乐供应却依旧相对乏力。不难发现,“供给侧难题”一直是音乐产业滞后的重要症结所在。近年来原创音乐、独立音乐的兴起,可以看做是在主流唱片公司外,对多元化音乐审美、长尾音乐消费的有效补充。但问题在于音乐人的商业化渠道一直相对狭窄且低效,并具有较大的不稳定性,专职音乐人尚且存在收入波动大的情况,民间音乐人就更是如此,这也导致我们过往始终难以吸引并培养出庞大且优质的原创音乐人群体。根据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与录音艺术学院张丰艳工作小组发布的《2019中国音乐人生存状况报告》数据显示,全职音乐人仅占12%,兼职做音乐仍是大多数音乐人的现状,即便去除所有学生群体的受访者,发现音乐行业的兼职音乐人占比仍高达80%,其中非音乐行业的兼职音乐人人为绝大多数,占比近60%。

音乐人普遍兼职的背后自然是收入和业务的不稳定性,报告中还显示,近半数非学生音乐人的月收入不足2000元,近四分之三的非学生音乐人收入在5000元以下。在生存的现实背景下,音乐很难养活音乐人,大多数兼职音乐人事实上是依靠对音乐艺术的热情而苦苦坚持。兼职原创乐队王加魏乐团和专职音乐人张宇桦的亲身经历更能形象说明音乐人群体的艰难处境。王加魏乐团成立近20年从未解散,但由于收入低且不稳定,最终被迫从全职音乐人转为兼职音乐人,乐队两位成员王延衡和魏文太如今均考入公务员就职于相关地区司法系统,音乐创作只能在日常工作之余进行。根据王加魏乐团透露,在早期全职做乐队的时期收入非常低,靠在酒吧驻唱一天一人也仅三四十元收入,由于收入不稳定,白天又在琴行里打份工才得以维持日常开销,而纯粹的原创音乐收入几乎没有。即使在近年来入驻一些音乐平台后,依旧难以获得稳定的推广曝光及收入扶持以支撑其再次全职投入音乐。而即使是在业内具有一定影响力的专职音乐人张宇桦也经历过音乐行业的不稳定,根据张宇桦透露,不少专职音乐人的专辑收入并不稳定,在他自己的低迷时期也只能靠开培训班当老师来维持开销,由于今年疫情影响,许多线下及培训也因此被迫暂停。王加魏乐团与张宇桦更像是音乐人群体的一个缩影,可以看出,解决原创音乐“供给侧难题”的背后,在于如何破解原创音乐人的收入及商业化困境。

原创音乐人的黄金时代

抖音走进音乐产业「深水区」,原创音乐的春天

影响力出圈 腾讯音乐人对原创音乐的切实

影响力出圈 腾讯音乐人对原创音乐的切实帮扶获外媒报道... [详细]
网络整理 08-01

程控音乐喷泉设备正确停机

程控音乐喷泉设备厂家哪家好?咨询宜兴嘉铭喷泉。公司专业生产销售程控音乐喷泉设备,有专业的程控音乐喷泉设备安装团队。价格实惠,欢迎来电咨询。... [详细]
网络整理 08-01

[娱乐新闻]Justin首专《18》MV动图来袭 光影

今日,小信昊更新微博动态,分享了Justin首专《18》MV动图三张。在酷炫的光影交错间,天使降临人间,用音乐和MV讲... [详细]
网络整理 08-01

让音乐点亮人间烟火 叶小文、纪玉珏、杨

中国网7月28日讯 一场疫情,让我们知道原来干净的空气、自由的呼吸、没有隔阂的畅聊,这一切都并非理所当然的存在。原来那些拥挤的车道才叫盛世繁华... [详细]
网络整理 08-01

到长沙音乐厅“浪”起来!给你一个在艺

(7月28日晚,《快乐哆来咪》大型民族亲子音乐会拉开2020长沙音乐厅第五届八喜 打开艺术之门的序幕。视频由长沙音乐厅/供) (本次音乐会专门为410岁的... [详细]
网络整理 08-01
内蒙古时空 Copyright © 2005 www.nmgsk.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证书号 :蒙B2-20050041 蒙ICP证:蒙B2-2004021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