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康路上看变化)从露天白幕到影城巨幕的变迁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 内蒙古时空小编

2020-11-11 17:54

上小学时,我的记事开始渐渐清晰,那是1975年。

在那个物资紧缺的年代,吃不饱穿不暖,印象深刻。然也有高兴的事,那就是乡村露天电影了。那时放电影并不经常,一到放映的日子,村子如同过节。打谷场或村庄空地,那大大的方块银幕,雪白雪白的,四角两边被拉伸在两根竖立于土里的粗毛竹上。

放电影,先栽杆拉银幕,到天黑,放映机才架起在桌子上,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参差不齐的长短凳子和椅子围住,村里村外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喜笑颜开,谈笑风生,热闹非凡,等待着夜幕降临,轮式放映机的嘎嘎响起,那是最兴奋的时光。一束光柱笔直地打向银幕,对焦正中,黑白的影像跳跃在眼前。

乡村大人与孩子观影口味是不同的,大人们偏爱古装戏,像《刘三姐》《杜十娘》等;我们却特爱看战争片,像《小兵张嘎》《渡江侦察记》等。看露天电影,老天有时跟我们开玩笑。狂风吹银幕,人影变形;突然雨袭来,稻草把顶头躲雨狂奔,特令人扫兴,大骂老天不长眼。雨短,电影会继续放映,猜想放映员觉得农村人看一场久违的电影不容易吧。有时步行到外村看电影,崎岖的山路,硌脚的石子路,尤其放映结束,一路高谈阔论,一路嬉嬉闹闹,清凉的月色如渠水,倏然间暖和起来。那个年代,这是乡村人唯一文化娱乐方式,也是了解外面的窗口。

1981年我到小镇上初中。街上有大礼堂,忙时大会,闲时作电影院,白幕变成宽银幕,不再日晒雨淋。大礼堂,从外看,像个大仓库,比一般的房子高宽长,青砖墙,红瓦顶,门脸上方有个鲜艳的红五角星。里面看,三角铁架的屋梁,铺满正方形发黄的芦苇席,钉上长木条椽子压实。一排排铁架子、木扶手木座的座位,被漆上排号和座号。单号一边双号一边,奇偶数分开。号数越小,越靠中间,人人争抢的黄金位置。那时看电影,得买票,节假日不一定买得到。走后门买到紧俏票,是那个年代特有的一种荣耀。记得刚上演国产武打片《少林寺》时,人山人海,像集镇难得一次的“逢会”,人爬在众人肩膀上,挤到洞一般的售票口,把卷好的纸币塞进去,扯着嗓子在外面大喊,5张晚上六点半的。来得早,还可以逛逛未打烊的店铺,只看不买,却开阔了乡下人的眼界。

1982年村子里有了第一台黑白电视机。看电影渐少,端着板凳挤在别人家门口,看《霍元甲》《陈真》《上海滩》等电视剧,成为了乡村人晚饭新的作息时间表。那首“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动听悠扬的旋律,至今萦绕在心头,耳熟能详,使乡村人的娱乐方式更进了一步。

1989年我走出乡村,上大学在城市,电影院越来越舒适。沙发椅,宽银幕,大视野,宽敞开阔上档次。再看看今天的电影院更是“高大上”,大小影厅随心选,座位人性更放松,上下排座位坡度大,前面一览无余。银幕大的像一方大大的白墙,矩形巨幕、IMAX 3D巨幕以及球型巨幕,视觉冲击感强烈,环绕立体声,如身临其境,效果特佳,让你尽享电影的终极体验。尤其是观看影片的题材更丰富,科技含量更高,主题更显时代特色,家国情怀色彩更浓烈,电影世界更上了一层楼。

45载时光荏苒,电影院从露天雨淋蚊咬,到买票难、看电影难,再到舒适人性化的观影环境,可谓日新月异。小小影院的变迁,真实地折射出老百姓文化娱乐生活的跃升,也是社会巨大进步的一个缩影。

影院复映 泗县消防上门“体检”

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讯 日前,泗县消防救援大队对辖区4家电影院,开展复映前消防安全检查,巩固影院消防安全基础。 检查人员重点对电影院消防安全... [详细]
网络整理 07-29
内蒙古时空 Copyright © 2005 www.nmgsk.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证书号 :蒙B2-20050041 蒙ICP证:蒙B2-2004021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