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术后双肾全无:对话虫安:监狱风云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 内蒙古时空小编

2019-06-01 05:24

前言 本期嘉宾:虫安。 我们与虫安对话,听他讲述他在一个封闭时空内的思与悟、写作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以及他的回首与展望。

写作的意义

沈燕妮:好故事,用听的,这里是人间FM。我是人间主编沈燕妮。欢迎大家来到与作者对话,今天我们请来的是人间的资深作者,也是青年作家虫安老师。欢迎虫安老师。

虫安:不能叫我作家,老师更不敢当,老师你得教人点什么事儿,我这个没办法教别人,就是别人不讨厌我就行了。

要说起作家这个事儿,最近我的微博名都改了。原来我写第一篇文章的时候,我的名字就叫虫安,青年作家。

沈燕妮:这不挺好吗?

虫安:但是最近我把它给改了,改成虫安先生。为什么改?就是怼我的人太多了。

就是无所事事的青年,总容易把自己幻想成作家,说我们就是没啥事干。

沈燕妮:虫安从第一次给人间投稿到现在,写了有两年了吧?

虫安:对,快两年了。

沈燕妮:这两年的写作生活感觉怎么样?

虫安:我写非虚构以前,其实就一直在写作,大概十几岁就开始写了。但是那个时候写是很私人的,类似一种日记性的东西。当然也会写小说,但是小说也不考虑其他的东西,主要是对自己。

沈燕妮:所以你从初高中就开始写作了?

虫安:对呀,我初中就开始写日记。那时候就挺顽劣的。

我有一个语文老师,他就鼓励过我一次,有一次他布置任务,就是写日记这个任务,他鼓励过我一次。就是我写的那个日记,他挑出来读了一段,但是他那个就是我们写作训练,每天得写。这是我记得的迄今为止,唯一被老师夸过的一次。就写了几句心灵鸡汤的类似的话,那种什么人生什么一步一步往上爬,就是写了几句这种格言式的东西。但是老师这么鼓励了一下,这个东西就在我心里埋下一个火种,就是生平第一次被人这么肯定了一回,所以对写这个事儿就记下来了,就没停过。

沈燕妮:一个好老师还是很重要的我觉得。

虫安:对,鼓励很重要,就是对个人来说吧。我是一个比较喜欢别人鼓励的人,可能受不了打击吧。

沈燕妮:再后来呢,后来发生了一些变故?

虫安:后来就进去了嘛,就是犯事进去以后,就很长一段时间没出口了呀,十九岁一个孩子,被判了十几年,你怎么弄?所以文字完全成为一个发泄的途径,就你没有其他的方法。

沈燕妮:那时候可以自由地写作吗?

虫安:写是可以的,但是你写完了之后带不出来。我写了好几年的日记,最后一本都没带出来,被扣了。

沈燕妮:大多数写的是什么内容?

虫安:内容就那个了。它也是那种日记的形式,但完全是根据我自身的,是对应很私域的东西。就发泄不来,靠文字来转化。比如今天我不开心了,我就可能在里面写的都是脏话,完全是这类东西。

沈燕妮:其实它一直都是一个,不管是精神还是生活上的一个出口?

虫安:对,完全是情感需求。情绪需求。

沈燕妮:你觉得达到你想要的东西了吗,或者它能够给予你想要的东西吗?写作,在那个时候?

虫安:那个时候它就是像个伙伴一样,能把时间这个东西给立起来。我那时候已经没有存在感,被打击到一个完全低落的境地里面。

沈燕妮:就是自己一直往后退,找不到存在感?

虫安:对,就感觉这个人可能纯粹就是行尸走肉,就被封闭在一个空间里。这个时候你得找一个伙伴,你也没其他事做,就有笔、有纸,你就面对面地跟自己说话吧。那个时候,这个时间,它就是你的对立面。你有什么事就跟它说就行了,你不开心跟它说,你开心也可以跟它说,就这么简单。那时候没什么,写作什么都没有,就靠这个。

沈燕妮:你能得到反馈吗?比如写完了之后你会觉得,从某种意义上得到反馈吗?

虫安:会有反馈,其实它会反过来让你反思自己。但这个思不一定是「过」,就是你能有个轨迹,大概看过去,比如你写了一年,去年这个时候你一翻,这个文字对应你那个时候状态的,它会在里面勾勒出来你自己的形象,你那个时候大概是什么样子。那时候的作用就在这个地方。

沈燕妮:我觉得写作对于你,不管当时在监狱里面呆的那七年,还是到后来出来,尤其是说从过去的时间到现在,其实有一种重塑你的生活的信心也好,或者树立起你重新融入社会的这种精神吧,是不是像是一个精神支柱的一个东西,可能是当时不自知的,但是后来已经成为了你的一种生活习惯,可不可以这么说?

内蒙古时空 Copyright © 2005 www.nmgsk.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证书号 :蒙B2-20050041 蒙ICP证:蒙B2-2004021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